“1号病人”另有其人?意大利这场疫情海啸的源头恐难寻觅


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一些科学家称“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不仅如此,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导致宰杀扩大化,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3月13日,英国首席科学顾问抛出“群体免疫说”,举世哗然。然而仅4天后,约翰逊政府就改变政策,宣布关闭所有酒吧、餐厅、博物馆等。促使英国政府改变的关键人物,被认为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他带领的团队于3月16日发表建模成果,警告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英国可能会有多达51万人死亡。

实际上,在此次疫情暴发前,弗格森并非无名之辈。作为世卫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的顾问,弗格森从事了自非典到禽流感、寨卡病毒等一系列流行病的研究。早在2001年,弗格森率先通过数据模型对英国口蹄疫疫情做出判断,认为必须宰杀境内600万头牲畜。最终英国的口蹄疫消退,而弗格森也成为一位明星学者。

声明还指出,双方一致认为,英国应在未来几个月内尽快拿出实施爱尔兰与北爱尔兰问题解决方案的时间表,并启动必要的准备措施,比如从大不列颠岛进入北爱地区货物的通关程序,以及从欧盟之外进入北爱地区货物的卫生检疫和其它规章检查。

德罗斯滕在德国北部下萨克森州的一个农场长大。作为家中长子,他本应接管家庭农场,但20岁时人生轨迹改变了:他进入多特蒙德大学学习化学工程,随后在明斯特大学学习生物学,两年后他又前往法兰克福大学学习人类医学。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这位身材瘦削、有着一头卷发的专家频频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并很快征服了德国人。德罗斯滕还在北德广播电视台推出新冠肺炎播客节目。第一集的观看人次在2万左右,最新一集已超过50万。汉堡听众汉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德罗斯滕教授举止有礼,平易近人,她特别欣赏他坚持以事实说话的作风。他此前曾说“天气回暖后,病毒的传播会减缓”以及“戴口罩无用”,后来都进行了纠正。

尽管特朗普目前没有流露出弃用福奇的意思,但在狂热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群体中,对他的攻击却在升温。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卢·多布斯抨击福奇对实验性药物的态度太过谨慎;右翼网站“Gateway Pundit”指责福奇鼓励的措施“破坏经济”,“无礼的采访损害了总统的形象”。在福奇7年前给希拉里助手的一封信被爆有赞扬希拉里的内容后,保守派的亢奋情绪进一步上升,

对福奇的矛盾看法,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名利场》杂志写道:“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一场说服的战争,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联邦主义、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

3月底,弗格森的团队向国会更新了疫情分析,认为如果继续严格的防疫政策,死亡人数能控制在2万之内。其实对弗格森而言,他的数据建模能否被采纳不是他能控制的,他最近在推特上写道:“什么才是真正好的策略,这是合理的政治和社会议题。科学家需要关注的只是数据告诉我们的内容,其中包括一些不确定性。”当地时间30日,欧盟与英国为执行英国“脱欧”退出协议组建的联合委员会举行了首次会晤,会晤通过电话会议方式进行。欧盟委员会在当天晚间发表的声明中表示,适当并及时地执行英国“脱欧”退出协议是欧盟的核心要务之一,这关系到将近450万欧盟及英国公民的权益,更关系到维护爱尔兰岛的和平稳定与欧盟单一市场的完整。欧英未来的全新伙伴关系,也只能建立在忠实并有效执行退出协议的基础之上。

哥斯达黎加卫生部28日下午宣布新增3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全国累计确诊295例,共有15人入院治疗,6人为重症。